本来就想去哈尔滨玩玩,看看陶,碰巧赶上跨年了。

记得以前都是在被窝里跨年的,运气好可能正在做美梦。

2012年的第一秒是在中央大街迎来的,保守估计室外气温零下30。

但也奇怪,在哈尔滨零下20几的温度能让你冻到骨头发酥却冻不住鼻毛,同样的时候在抚顺温度没那么低,可稍微吸口气就能把鼻毛冻住。

在街上走,隔5分钟就要进室内暖和暖和,那天实在冻的走不了,就直接回青旅了。

说到青旅就更有意思,本来预订的是男女混住的18人间,跨年那晚回去时我和Jeff的床位被4个小女生占了,因为下午青旅电话没打通,把我们留的电话记错了。

有两种解决方案,要么他们搬出来,我们睡床铺,要么他们继续,我们睡帐篷,由于没有剩余床铺,而且那帐篷里已经睡了一个男生。

就这样我和Jeff第一次睡帐篷了,虽然有点漏风,不过靠着墙边的暖气,早上醒来却又闷又热。

31晚吃完饭,陶还带咱俩去了挺有情调的小酒吧,碰到一伙老外,有女生跟我们打招呼来着,推荐歌曲之类,四级没过的我实在听不懂太多,她说喜欢Lady GaGa,我说I like too(衰)。回去好好学英语。

这回主要就去了中央大街和张包铺,下次好好计划着多去几个地儿。

冰城跨年-沙耔博客
冰城跨年-沙耔博客

冰城跨年-沙耔博客冰城跨年-沙耔博客冰城跨年-沙耔博客冰城跨年-沙耔博客冰城跨年-沙耔博客冰城跨年-沙耔博客冰城跨年-沙耔博客

冰城跨年-沙耔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