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智图(思维导图)-沙耔博客

心智图(英语:Mind Map),又称脑图、心智地图、脑力激荡图、思维导图、灵感触发图、概念地图、树状图、树枝图或思维地图,是一种图像式思维的工具以及一种利用图像式思考辅助工具来表达思维的工具。

心智图是使用一个中央关键词或想法引起形象化的构造和分类的想法;它用一个中央关键词或想法以辐射线形连接所有的代表字词、想法、任务或其它关联项目的图解方式。它可以利用不同的方式去表现人们的想法,如引题式,可见形象化式,建构系统式和分类式。它是普遍地用作在研究、组织、解决问题和政策制定中。

心智图是一张集中了所有关连资讯的语义网路或认知体系图像。所有关连资讯都是被辐射线形及非线性图解方式接连在一起,以头脑风暴(激发灵感)方法为本去建立一个适当或相关的概念性组织任务框架。但脑力激荡(激发灵感)方法,语义网路或认知体系是没有一个既定制式链去互相连接使用,亦即是可以自由相连接使用的。元素是直觉地以概念的重要性而被安排及组织入分组、分支,或区域中。会集知识方法是能够支援现有的记忆,去思考语义的结构资讯。

历史
心智图是由英国的托尼·博赞(托尼·布詹)于1970年代提出的一种辅助思考工具。心智图通过在平面上的一个主题出发画出相关联的对象,像一个心脏及其周边的血管图,故称为“心智图”。由于这种表现方式比单纯的文本更加接近人思考时的空间性想像,所以越来越为大家用于创造性思维过程中。

语义的网状结构,因一个了解人类学习的理论在1950年代后期发展起来,并且在1960年代早期由阿伦·M·科林斯(Allan M. Collins)和M·罗斯·奎廉(M. Ross Quillian)发展成心智图。由于Collins的贡献和公开研究(在学术、创造力和生动的思考上的成果),他则被认为是心智图模型之父。

心智图(或者是相似概念)被教育学家、工程师、心理学家和其他学家使用在学习、头脑风暴、记忆、视觉记忆和解决问题已经有几世纪。而在上世纪这位有名的思想家托尼·博赞宣称发明心智图模型。他说他的想法来自阿尔佛雷德·科齐布司基Alfred Korzybski)的普通语义学(General semantics),那是一本有名的科幻小说。他发展一些早期心智图的例子,并且生动地将亚里斯多德的概念显现出来。哲学家拉曼·鲁尔(Ramon Llull)也同样使用这些心智图。

心智图延伸向许多不同形式发展,同时也在包括学习、脑力激荡、教育、文档规划在创意、记录笔记和工程图表等场合中广为应用。心智图软件工具很多种,例如:Mindjet公司的Mindjet是专业的心智图工具,XMind.net公司的XMind有跨平台开源码版和商业专业版及分享网站提供、及微软的Visio 2002及以上版本提供了部分绘制心智图的功能。

使用
在课堂上记的粗略的心智图笔记Rough mindmap notes taken during a course session
心智图的中心通常是一个单字或者是一个主题,而环绕在中心外的是相关的思想、言论和概念。

心智图有许多应用在个人、家庭,教育和业务情况,包括笔记、集体讨论(想法被放射状的放在中心字词周围的节点,并且不需依阶层或连续安排等的优先级排列。而组织以及分类则是为了后面的阶段做准备)、总结、修正、理清想法。心智图也可以用来整理复杂的想法或者是当作记忆的小技巧。举例来说:听演讲时可以使用心智图来记下最重要的字词或是重点。此时,心智图也促进一种合作─色笔创造会议。

心智图可以使用手绘,举例来说:会议或是演讲的粗略笔记,或者可以更进一步的要求质感。另外也有一些软件可以用来绘制心智图﹝见下文﹞ 2007年8月在英国最畅销的平装本小说:由伊恩·蓝钦(Ian Rankin),所著的《The Naming of the Dead》,书里也特别提到探员Rebus利用心智图来解决犯罪事件。

心智图也是近年来台湾国语文课程教学中常用的新式教法,其前身为传统的课文结构表。

学习上的效用
Buzan宣称心智图是一个深奥优秀的笔记方法因为心智图不会导致像其他笔记方式的“半睡眠的恍惚”(semi-hypnotic trance)状态。Buzan也主张心智图全方位利用左右脑的大脑皮质技术,平衡大脑,开发99%断言尚未使用的智力潜能以及直觉(Buzan称之为“超级逻辑”)。然而,学术研究表示这样的主张实际上可能是基于对大脑和大脑半球(Cerebral hemisphere)误解的销售宣传。评论家主张“脑半球侧化理论”(hemispheric specialization theory)在心智图制作应用时,已经被界定为伪科学。

Farrand、Hussain、和Henney在2002年的学术研究中发现,心智图的技术虽然有限,但在对照其他大学生所喜好的读书、笔记方式下,发现心智图的使用对大学生在记忆上,有着显著的影响。(对于600字的文章的记忆增加了基准的10%以上,其他读书、笔记方式则减少了基准的6%);更在一个礼拜之后发现,运用心智图的学生上在技巧上有了更健全的改善,而使用其他读书、笔记方式的受试者,在采用过去所习惯的笔记动机上,有明显的减少。

然而Farrand以及其他学者表示,即使如此,但学习者却倾向使用其他学习方法学习,其原因为使用心智图是一种陌生的手段。也正因此,心智图在“记忆增强”技术的地位上并未得到依赖。

不过在Pressley,VanEtten,Yokoi,Freebern,和VanMeter1998年的研究发现,关于更好的学习方面,学习者着重学习材料的内容更胜于担忧任何一个特殊的笔记方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