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恒的麦迪-沙耔博客

2004年12月10日,在休斯敦火箭丰田中心,上帝化身为火箭1号上场
在最后35秒才睁开惺忪的睡眼,他说,比赛才刚刚开始。
4个三分,刀刀致命。当记者问马刺主教练波波维奇“麦迪的表演和费舍尔的0.4秒,哪个更让你觉得绝望时。”
波波维奇只能苦笑:“那次是心肌梗塞,这次可是看着别人拿把刀在你身上一次次刺进身体,但你却一点办法都没有。      

         月初在《男人帮》上看到12月的历史上的今天,让我重新记起那段激情的画面,当然还有自己的那段热血的岁月。
         追溯到小学三年级,操场新建了两个篮球场,虽然地面依旧是沙土,下雨之后还会积水,可那时侯已经满足的不得了,早读前、午饭后、放学后都会捧着篮球打一会。那时侯对NBA了解的不多,纯粹是出于对篮球的热爱,直到姐姐给我买了第一本篮球杂志(清楚的记得封面是姚明,现在还保留着,只不过不是很完整,剪下来贴墙上了)开始对NBA这个大联盟充满了兴趣。和伙伴们之间讨论着马布里马里昂是不是亲兄弟,佩顿打篮球带不带手套。。。每当聊起NBA都会津津乐道,《灌篮高手》的播出更是让篮球火了起来。之后课余生活不是在打球就是在找篮球场的路上。那时侯新昌这个小县城篮球场没有几个,周末学校的球场又不开放,和homiz骑着单车满成找球场的场景记忆犹新。每次都会苦苦哀求看门的老大爷能行行好,什么好话都说了。有次在城东大桥下一个半死不活的工厂找到个球场,旁边堆了很多木板,于是我们几个就把木板搬到球框下面,大概堆了一米多高,然后踩着木板灌篮!
第一次!我的第一次!貌似也是迄今为止唯一一次。虽说踩着木板,可灌篮的感觉还是能够体会的到,就是那种篮筐已经被征服,整个球场都被你所掌控的感觉。有次在青年路小学打球还遇到了NB,没想到初中和高一竟然能同班,猿粪那。现在放假去打球基本就是185的大胖子和170的我搭配。小学时候发育早,个子窜的快,很多时候打球都担任着中锋或大前的角色,其实是HCW,LTT你们太矮了哈哈。记得那时侯我的外号还是“天勾”,刚学的一招,一勾一个准啊。其实barry这个名字也是当时起的,在古希腊神话中,barry是著名的神射手的意思。因为那时侯爱上了半截篮,爱上了麦迪的剪刀腿,一个crossover,然后急停跳投,成了我最主要的得分手段。后来好像很多人以为我就会这招的。还一个关于篮球的记忆,高一那年班级之间的篮球赛,那时侯一运动肚角就会痛,还是拼了。跟NB一起并肩作战,忘记得了几分,只知道我在疯狗一样防着对方的1号位。最后还是输了,记得是能够绝杀的,我后场底线发球,只要一个长传给NB就能反败为胜,可是那个裁判Matherfuxk说我踩线!周围全是人,踩个线有什么关系。后来知道那个裁判....呵呵,你们懂的。输了,我和NB坐地上,很伤心。洗完澡回教室上晚自习,感动的一幕出现了,黑板上写着几个大字“这一切都会过去”。(这是巴西足球输了之后,球迷给他们的话)高一11,爱你们。09年常在家附近的报亭买篮球杂志,每次卖完都会跟老板说把下期最新的留给我,一年多的时间,每次老板都会为我留一本,后来由于上大学,好久没去那家报亭,不知道老板会不会帮我留着。

         以上差不多就是我关于篮球的记忆,现在很少打球了,也只能放假回家找homiz玩会。早上看到消息,麦迪已于老鹰正式签约。和其它麦蜜一样,接下来老鹰就是我们的主场。能够健健康康有球打足矣。那批96黄金一代的球员,和那些看着他们打球长大的球员一个个已经到了职业生涯的末端,甚至好多都已经退役,篮球是圆的,会一直滚下去,谁也阻止不了时代的更替,但心中的记忆却是永恒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