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人200‧賄選bye bye】
《奇蹟是我們自己可以去創造的》
張震嶽
歌手 阿美族

我今天先不要講選舉
先講我原住民的身分

我從小在宜蘭長大
不是在部落
因為整個社會的變遷
爸爸媽媽到台北工作
最後落腳在宜蘭的蘇澳
在學校講國語
在外面都講台語
所以我的台語比母語好很多

就這樣整個文化的東西
在我身上越來越少
跟很多年輕的原住民一樣
已經很習慣現在生活方式
一直到幾年前才去思考
我的血緣其實很不一樣
這些東西能給我什麼刺激跟改變

所以我這十年常常寫一些
比較原住民風味的歌曲
這些東西讓我有感覺
這些旋律是從爸爸媽媽
親戚那邊常常聽到的旋律
所以這十幾年當中
我一直往我的身分去靠攏

這個其實對年輕的原住民來說
其實很悲哀
因為都市的變遷 社會的變遷
迫使上一輩要到都市來工作
沒有好好學習到傳統的東西

所以我心裡想我能夠做什麼
改變什麼
其實我跟大家一樣
對政治非常冷感
我也常常投廢票
亂打叉 亂印
就是有這種心態

看到馬躍在做這些事情
我心裡很感動
我本來就是一個喜歡對抗不公不義
我很多歌裡面都在講這個
我不是在講說
我很屌 我很帥
我怎麼樣開車
車子很好
沒有
我都在講小人物的心聲

所以看到馬躍在做的事情
我跟他根本不熟
我都是透過他的紀錄片
透過他的文�
瞭解他做的事情
我覺得
我應該要相信他
如果我們現在不做
那要等到什麼時候

接下來講這個主題
Bye Bye這個東西
因為我的關係
也因為我爸當警察
人脈很廣
所以一有選舉的時候
有些立法委員
有些人就會到我家來
他們也知道
你兒子是唱歌的
覺得好像我該去做什麼事情

每次選舉我媽就打電話
說你要不要...
我就覺得很煩
就覺得
就這些人
而且這些人做的事情也沒有很好

而且族人
不管在宜蘭也好
老家花蓮也好
長輩都會很習慣就是說
怎麼沒有請吃飯

怎麼沒有送酒或送什麼東西
其實他們很習慣這樣的選舉模式

今天馬躍做這個事情是反過來的
200塊對很多人來說是沒有多少錢
這樣就變成另外一種方式

而且我們要去選對的人
要去破除舊有的選舉方式
現在的原住民年輕人
應該好好思考我們的未來

我們講奇蹟奇蹟
我們是可以創造奇蹟的

我們禱告 對天 對上帝說
希望給我們奇蹟

可是奇蹟也是
我們自己可以去創造的

 

 

 

千人200,活動的對象是平地原住民身分的族人(平地原住民,包括阿美族、卑南族、邵族、撒奇萊雅族、葛瑪蘭族、住在南庄的賽夏族、住在太麻里鄉以北的排灣族、魯凱族)的行動,希望邀請選民一起參與就是躍改變的行動,向賄選說掰掰~不過,非平地原住民身分的朋友,現在花蓮有人發起【一人出500】的行動,希望有更多的一人出200、300等等的,用小額捐款,一起創造乾淨的,屬於人民的選舉!
只要是「平地原住民」都可以捐款200元參加此次行動,讓我們一起來參與改變的過程~

 

【我們一起來做對的事】
就是躍 執政者為數百年來錯誤政策向原住民族道歉(如同紐澳加拿大)
就是躍 還我祖先的土地森林與海洋(傳統領域)
就是躍 還我世代耕種的田園(增編保留地+農地復耕)
就是躍 平等互相尊重的台灣(族群平等法)
就是躍 在部落生活(協助在部落創業)
就是躍 農作物產銷系統(原住民農會)
就是躍 孩子的未來(民族教育學校)
就是躍 公平正義的社會(原住民權益與法律協助)
就是躍 大聲喊出自己的名字(恢復傳統人名及地名)
就是躍 與祖靈每年相聚的機會(祭典公假三天)
就是躍 青年向部落學習、為部落服務(部落文化替代役)